• 导航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”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”

小潘·情感美文系列 小潘谈情说爱 签约作者原创

01

年关将至,许多整年漂泊在外的游子们,踏上了回家的旅程。他们内心想着,到家就好了,到家可以有睡不完的觉,吃不完的可口饭菜,尽管美中不足,常有父母的唠叨声在耳旁,可这跟工作比起来,倒也无妨。

可今天我不得不告诉这些归心似箭的游子们一个残酷的事实:你们的父母,或许并没有那么渴望你的回归。

为什么这样说?且听下面慢慢讲来。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。”这句话出自邻居崔阿姨之口。刚听见的时候,我以为她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,有些许抱怨,但毕竟工作一年的孩子回家了,总归还是惊喜大过于抱怨,却不曾想,崔阿姨是真的不想让儿子们回来。

崔阿姨今年70岁,跟老伴和80岁的老婆婆住在一起。崔阿姨嫁过来50年,从未跟公婆分开住过,二十年前,婆婆生病,崔阿姨开始亲力亲为的照顾,这一晃就是二十年。随着年龄增长,崔阿姨开始力不从心,可又找不到愿意伺候这种老人的保姆,只得硬挺着自己70多岁的身子,尽心尽力侍奉婆婆左右,总算博得了一个好名声

崔阿姨的老伴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,吃完饭坐下喝茶,要么就出门闲聊,因此家中大大小小的事物全都压在崔阿姨身上,崔阿姨还要时不时接受老伴的批评,例如,这里做的不够好,那里做得不到位,想的不够周全。崔阿姨心力交瘁,时常心口疼。

临近过年,崔阿姨格外忙碌,作为儿媳,她既要照顾婆婆,又要准备过年的东西。作为婆婆,她还要为即将到来的儿子儿媳准备东西。她有三个儿子,都已结婚生子,每年回家都会拖家带口,这一来细数一下就是整整九口人。她要准备九口人一天三顿饭的吃食。这是多么庞大的工作量,每年都是崔阿姨自己忙里忙外。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”

02

儿子们忙工作的忙工作,打电话的打电话,叙旧的叙旧,儿媳妇们聚在一起看着孩子聊天嗑瓜子,一会儿聊衣服,一会儿聊化妆品,一会儿又聊今年去了哪些地方旅行,没有一个想起来去帮帮崔阿姨,也从未关心过崔阿姨的心口疼有没有事儿。

崔阿姨说,她看着满地的垃圾,看着吵吵嚷嚷的孩子、大人,看着一片狼藉没人收拾的桌子,头就疼。可她却不能说什么,一旦得罪了这些小祖宗,指不定在背后怎么挑唆是非。大过年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忍忍就过去了。可忍着忍着,她开始害怕过年,害怕儿子们回家。

记得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:“常回家看看,回家看看,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。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,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。常回家看看,回家看看,哪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,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,一辈子总操心就问个平平安安。”

有时候崔阿姨就想,自己的孩子们怎么就不能为这个家刷刷筷子洗洗碗呢?她真的不奢求什么,只求在她高血压犯了正迷糊的时候,有谁能帮自己一下。可每年,这个希望都落空。

崔阿姨说,她年轻时候想多生几个,老了好有依靠,总有一个能指望得上,可如今反倒成了自己的累赘。她恨不得把这些孩子塞回肚子里,好让自己清净一会儿。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”

03

崔阿姨还说,如果她有姑娘,一定会教育她,过年不要把自己拘泥于回谁家,按照自己的意愿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这一辈子哪有那么多必须,谁又规定过年必须得回家?

听完崔阿姨的话,我开始明白为何老人不愿意自己的儿女们回家。归根到底最直接的原因其实就是崔阿姨的儿女们,都没有把老人真正的不容易看在眼里。

他们以为给了父母钱就可以堂而皇之,理所应当的享受父母的劳动和付出,他们以为只要回来了,父母就高兴。他们从未去想过,父母们真正要的是什么。也从未记得过,他们小时候,父母是如何无私奉献不求回报供他们上学,赚钱保障他们生活。

说到这儿,突然想起每年过年,母亲都是整个家最累的。从打扫卫生到蒸馒头、备菜、剁肉、煮肉、炸丸子再到守岁包饺子,全是母亲亲力亲为,父亲等着吃现成的,我们则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不耐烦的让母亲别唠叨。想想过年这几天,母亲竟然很难有能完整睡一晚上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熬到半夜,第二天早早起来还要给我们准备早饭。

“过年,就是我的苦难日!真不想让他们回家”

04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